空灯

睡眠

睡眠
        头脑开始硬化。
        打一个哈欠,下颚骨与颅骨的连接处发出喀喇喀喇的声响,连膀肩处的肌肉也一并痛苦、呻吟。
        困意袭来,连缠绕着半边身体的疼痛感也消退了很多。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睡下去吧。
        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 没有面孔的人环绕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地上大朵大朵的粉红色血污。
        回宿舍的路安静无比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男人在楼外恸哭;一个男人在门口沉默地抽着烟。
        与他擦肩而过。
        他是凶手。
        趴在地上从门缝下往外看。
        走到特定地点耳边响起了噪音。
        信号不良的杂音,掺杂了,“抱歉了,不是游戏,无法拾取,不能解谜,无法逃离”。

        醒了。

——记一次上课睡觉的挣扎,和某一晚难以忘怀的梦境。

评论